海外网搜索 海外网首页移动客户端评论资讯财经华人台湾香港城市历史社区视频新加坡德国荷兰滚动

海外网>>民生频道>> 正文

女子做职业爱情猎头走红 被网友骂“皮条客”(图)

2015-12-15 09:03:19|来源:新京报|字号:

张世婧每天主要工作就是寻找符合客户条件的漂亮姑娘。

张世婧正在为一位姑娘填写基本信息的表格,表格内容包括身高、体重、三围、毛发细密程度、皮肤紧实程度等。(彭子洋)

主动出击

光顾各种沙龙聚会

有时,张世婧觉得工作少有乐趣,因为自己工作之余的生活总是被职业本能打乱。

休息时间,张世婧逛街想为自己买一条围巾,刚刚开始挑选款式,目光就在不经意间从琳琅满目的商品移到了一个高挑的女孩身上。女孩一个人逛街,手上没戴戒指,拿了好几件衣服独自进了试衣间。她判断对方单身,于是就等在试衣间门口。许久,女孩试完衣服。“这件大衣不错,你在哪儿拿的?”女孩很爽快地给她指了方向。

购物总是女性之间说不完的话题,在刻意制造的开场下,张世婧和女孩相聊甚欢,自然也取得对方信任,将其发展为客户。即使是在非工作时间,张世婧遇到一同搭顺风车的开朗漂亮的女孩,她也会去搭讪闲聊,进而问对方是否有被介绍对象的意向。

茫茫人海中的守株待兔已不太符合张世婧的需求。她利用自己积累的客户人脉资源,有针对性地选择。有时,她会化着精致的妆容出席朋友介绍的沙龙、单身派对、企业联谊会。在这种场合,她更容易邂逅谈吐、素质、特长更优的女性。哪怕3小时的活动只遇到一位女孩愿成为她的客户,张世婧也会心满意足。

她每月会约见30-40名单身女性,优中选优,放进公司资源库。这样的数量远远超出公司对她每个月需提交10名女性资料的工作考核要求。现在,张世婧手中已积累了几百名优质的女性会员,她也因此可以游刃有余地为男性会员提供资料,进行介绍。

但工作压力并没完全消除。按照往年经验,年底是最难约见潜在客户的时候。“很多白领年底时工作会特忙,不太有时间和我们见面细聊。”周六午后,张世婧刚刚约见完一位朋友介绍的女性,“真人和发给我的照片还是有差距,但长相甜美,条件也能入资源库备选。”话音未落,张世婧又开始在微信上联系另一位要见面的女士。这一周内她还未“开张”。

高端定制

会费随着男方需求涨

爱情猎头的工作,始于男方的私人定制需求。有不少物质条件优越的男士,在张世婧供职的百合网里注册会员。男士需求越高,公司提出的服务费用也会水涨船高,进而根据其要求为男会员寻找合适的另一半。当客户选择高端定制服务时,张世婧的工作就要开始了。

猎女孩,只是第一步。遇到合适的潜在客户后,张世婧会进一步和她们联系,预约见面时间,深入聊天。还有不少女孩慕名前来,或托朋友介绍,或主动联系。见多了,张世婧已不太相信女孩们主动提供的照片上的样子,她必须得亲眼过目。

阅人无数,张世婧觉得自己眼睛很毒。瞄一眼对方的背包、手表、饰物、穿戴,不同的品牌、式样组合,她就可以判断出其品位、生活档次以及性格低调与否。“才20岁出头,拿着爱马仕,开着路虎,但自己月薪只有6000元,普通工薪家庭长大。那高消费从何而来?这样的女人,我是不会介绍给我们男客户的,最起码介绍前一定会把情况悉数告知。”张世婧说,她得有责任感地去牵线。

除了在约谈中了解女方样貌、性格、谈吐,还有6页A4纸大小的表格需要她填写完毕。大至女孩的学历、家庭、恋爱次数、分手原因、是否同居,小至汗毛密度、双眼间距、腰部赘肉、罩杯胸围……都需在已定表格中一一打钩注明。

“其实我们对男方的条件审核更加苛刻。你说你开公司,年薪五百万以上,空口无凭啊!”张世婧介绍,男性客户,除了要缴纳高额定制服务费,还要提供身份证、户口本、毕业证、学位证、房产证、劳动合同、公司营业执照、纳税证明、婚恋证明书……

至此,男女双方开始了匹配的漫漫长路。不同的要求,因人而异,被排列组合,分区连线。有时,好不容易遇到彼此条件吻合的男女双方,见面一聊,回答一句“没感觉”,张世婧的工作还得从头再来。

来找张世婧的女生,大多谨慎而低调,独自前来。“别拍照,我朋友会认出我的。”张世婧知道很多客户,在找到满意的另一半后,很避讳提及是通过婚恋网站的服务结识的。“她们觉得,让别人以为是自己找到的高富帅,也是一种能力的体现。”张世婧已习以为常。

上“头条”后

评论谩骂铺天盖地

11月底,一同健身的朋友发来一张截图,“姐,你火了。”张世婧发现自己上了头条。这并不是张世婧第一次被媒体采访,之前她接受过某著名女性杂志的专访,照片还挂在办公室的墙上。

而这一次,网上的评论谩骂铺天盖地而来。“不就是个拉皮条客,把自己说这么高尚”、“做这种工作坟头要长草吧”、“帮富豪找女人的老鸨子还认证学历证”……一开始,张世婧恼了,逮着评论回复对掐。几番后,她不回击了。她将手机上的报道一页页截图保存,还发到自己的朋友圈里,半调侃着写道“据说网红都不看评论……我改!”

报道出来第二天,张世婧像往常一样,坐着10块钱一趟的顺风车去上班。一上车,私家车司机朝她嘿嘿一笑,接着对一旁的乘客说,“我认识她,她是相亲网给富人找女人的。我觉得我应该开个小三公司,比相亲找对象更挣钱。”张世婧一路没怎么说话。

远在澳洲的老友记挂她,打来电话,张世婧笑笑说没事儿。男朋友劝阻她不要看评论了,可她却把评论保存,在朋友圈貌似没有受到丝毫影响似的连发了6个“哈”。

但是,在聊天的不到3个小时内,张世婧话语中提了7次“正经”,强调自己是正经人,做正经事、是五险一金的正经工作。

报道照片里,她穿了一件黑色大衣。可自那天起,她再没穿过。“他们会认出来我。”

北漂12年

辛苦打拼燕郊买房

淹没进人群里,张世婧和很多北漂一样,随着岁月而流转。

她曾在家乡哈尔滨学美术装潢,因对化妆造型感兴趣,一度去影楼里给人化妆打扮。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年纪,2003年,张世婧一个人来北京闯荡。在雍和宫附近,她看到路边有人在撕着一条一条纸片,发影视公司招聘演员的信息。“当时自己也没什么事儿,就填了一下基本信息,没想到真给我打电话了。”她群演的第一部影片就是《十面埋伏》,做章子怡身后的配舞。

零度以下的冬天,张世婧和伙伴哆哆嗦嗦地缩在车后座,有戏就上。虽然很快从群演做到特约演员,但心直的她受不了圈子内的规则,脱身而出。

之后,她开始做电视节目制作、艺人选手统筹。从2000元的月工资开始,一做就是7年。

如今业绩好时,她月入过万,但不济时仅五六千元。张世婧不知道自己回了老家能做什么,家人也支持她留在北京。

“北漂很累,但年纪小时就来了,也习惯了。”多年打拼节约,在房价平稳时,张世婧在燕郊买了个30多平方米的小房子。尽管每天上下班来回要花费三四个小时,她依然认为,在自己的小屋有最起码的安全感。

工作之余,张世婧捡起老本行——做设计。她自己做了牛奶手工皂,在朋友圈里吆喝;还试着做珍珠戒指,“想要卖来着,结果孔打得有些大,报废了。”她略带羞涩地一笑。

她在左手手腕处做了文身,写着“U love M”。那时的她并未处于恋爱期,“就是为自己写的,爱。”张世婧说。

工作感悟

爱情和条件没有关系

看多了填充着求偶条件的冰冷表格,与形形色色的所谓高质量男女,张世婧有时觉得,自己一看到人,脑子里就会条件反射式地列出一项项指标,身高、体型、样貌、气质……

大都市中从不缺乏一些红男绿女,对婚恋有着严苛标准。不少人找到她,抱怨闺蜜找到了高富帅,自己却一无所得。长相普通,专科毕业,月收入5000元的女孩要求张世婧给她找一个年薪百万,身高180cm且浓眉大眼的男士。张世婧挂在嘴边的一句话是“别人找什么样的,过得幸福与否,和你没关系”,但鲜有人能听得进去。

“平时觉得人好、聊得来、经济条件不差的人,他们私下里也会谈朋友,但一来到百合成为客户,就会把择偶标准提得高高的,分毫不许改变。”张世婧很纳闷,为什么同一个人,自己找对象和委托婚恋机构找对象时,标准会有巨大差距。

她曾遇到过一个部队大院里长大的姑娘,名校硕士毕业,工作条件优渥,肤白貌美。女孩希望找一位年龄在35岁以下的成功男士,北京户口,有房有车,未曾有过婚姻。张世婧在优质男士会员库中为她介绍过六七个人见面,都无疾而终。无奈之下,张世婧试着为她介绍了一个39岁离过婚的男人,双方见面却一见钟情。

“爱情和条件没有关系,好多人花两三年时间在我们这里注册会员交钱,但依然找不到另一半。”张世婧觉得,在婚恋中寻觅的人如果不修改择偶观,实际是在苛刻别人的同时,也苛刻了自己。

时常接触美女富豪、出入高档会所,却常常在一身疲惫后等814路公交车回家。张世婧觉得这只是一份工作,谈不上生活里的反差。她和拔牙时相识的男友已交往了两年,两个人在燕郊的小房子中甜蜜地憧憬着明年的结婚。

“你看到的只是灯红酒绿、富人光鲜的一面。但他们的爱情与婚姻真的很累。”张世婧说,爱情猎头做久了,她才明白——有个人相爱才是真正的“奢侈品”。(王佳慧)

(责编:胡艳明)

相关新闻

分享到:

分享到唐人街BBS

张世婧,女孩,婚恋,自己,客户

聚合阅读

猜你喜欢

一周排行 >